回首頁 | English
 
 
 
 
  基金會緣起
  關於董事會
  Logo設計理念
  贊助及捐獻
  吳健雄博士
    吳健雄博士簡介
吳健雄博士小傳
吳健雄博士年表
照片集錦
得獎榮譽紀錄
吳健雄博士小傳 Part 1
 
撰稿人:江才健 先生

吳健雄女士(西元1912-1997年)是江蘇太倉瀏河人士,民國元年五月三十一日出生於上海市。父親吳仲裔是清光緒十四年(西元一八八八年)出生,一九五九年去世。母親樊復華育有三名子女;吳氏家族在吳健雄這一輩以健字排行,第二個名字則以「英雄健豪」順次採用。吳健雄之上,有一九零九年出生的哥哥健英,後來還有民國九年出生的弟弟健豪。

吳健雄的父親吳仲裔,年輕時曾入清末洋務派重要人物盛宣懷倡議設立的南洋公學,並參加蔡元培創辦的愛國學社,思想受到啟發,心志漸趨寬宏,後加入同盟會,投身民國革命行動。民國二年返回瀏河老家之後,在鄉里間組織民眾,身先士卒,剷除匪禍,並創設「明德女子職業補習學校」,取意於「大學之道,在明明德」,自任校長,鼓勵鄉民送子女來上學,平日更於鄉里間宣導新進觀念,卻除老舊的重男輕女觀念,並鼓勵鄉民勿將暇時耗在茶館,他將自己組裝的收音機送給鄉民,並租來電影放映,以幫助鄉民接觸外在的廣闊世界。


幼時和父母及哥哥合影
左至右:母親樊復華 / 兄健英 / 吳健雄 / 父親吳仲裔

...........................................................................................................................................................................


高中畢業,吳健雄父親給了一本大學物理教科書,
她在暑假裡唸完,就此喜歡了物理。

吳仲裔的開明思想和過人識見,給予吳健雄很深刻的影響。父親見吳健雄自幼沈靜好學,因此對她的教育也用心良深,除知識教育之外,也一再地在身教言教方面,給予吳健雄許多的啟發。吳健雄多次表示,自己一生受到父親的影響最是深遠,父親的為人處事,對於新觀念的勇於探索,和對於中國固有文化中優良價值的信念和肯定,都在她一生的行止和成就方面,產生了最為關鍵的啟蒙和導引作用。

高中畢業,吳健雄父親給了一本大學物理教科書,她在暑假裡唸完,就此喜歡了物理。

吳健雄在瀏河度過她的童年,她說那是一段快樂而豐足的生活。十一歲那年,她離開家鄉,考進五十里以外的蘇州第二女子師範。蘇州第二女子師範的校長楊誨玉女士,是一位教育家,吳健雄在蘇州第二女子師範受到很好的啟蒙教育,她當時的同學也都說,吳健雄當時在學校裏面,已經有了各門課業都十分傑出的口碑。

...........................................................................................................................................................................

在蘇州第二女子師範的六年教育之中,還受到中國著名學者胡適的影響。吳健雄很早就在一些雜誌上看過胡適的文章,後來胡適到學校來演講,吳健雄對於胡適談論舊道德和新思想及觀念,受到很深刻的啟發。吳健雄由蘇州第二女子師範畢業之後,在民國十八年又進入了上海的中國公學念書,當時胡適是中國公學的校長,並在學校裏教授一門思想史的課,吳健雄於是在中國公學成為胡適的入門弟子,胡適對於吳健雄的聰敏好學以及考試成績的傑出,印象深刻。以後吳健雄在中央大學唸書以及在國內和美國進修和做研究期間,胡適也都多次與她見面,兩人也有書信往來,胡適對吳健雄關愛甚殷,吳健雄對胡老師也是孺慕情深,成就了一段終生親近的師生關係。
...........................................................................................................................................................................
吳健雄在民國十九年進入中央大學就讀,剛進大學之時唸的是數學系,一年以後轉到自己比較有興趣的物理系。那個時候中央大學物理系有許多名師,像研究光學的系主任方光圻,在歐洲跟隨居禮夫人做過實驗的施士元,以及後來成為中國著名天文學家的張鈺哲等人皆在系中,也給予吳健雄在科學方面很多的啟發。吳健雄在中央大學的同學都說,她大學時代在科學方面便已顯現出過人的才分,不但對於求學十分認真,對於科學的知識也涉獵較廣,她的同學都十分記得她閉門苦讀和認真求學的態度。
...........................................................................................................................................................................


就讀於中央大學時期。

年輕時代的吳健雄明眸皓齒,婀娜溫婉,是體貌十分出眾的女孩,她雖然在課業方面表現過人,但是她卻深思寡言,誠懇進取,完全沒有恃才傲物飛揚浮躁的青年才俊毛病,對朋友也都誠懇以待,雖然她對於師長有一些孺慕之情,但是在求學的階段中並沒有結交異性的朋友。

民國二十三年吳健雄由中央大學畢業之後,先到浙江大學去當了一年助教,浙江大學當時吸引了不少年輕一輩的學者,學術上發展得很快,後來甚至被英國的學者李約瑟譽之為「東方的劍橋」。一年以後,吳健雄又轉往位於上海的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從事研究工作,跟隨一位女性的研究教授顧靜薇進行物理的實驗工作,經常廢寢忘食,甚至星期天也不休息。

民國二十五年暑期,吳健雄得到她叔父吳琢之的支助,申請到美國密西根大學去進修,她當時是由上海乘坐輪船到美國去的。吳健雄在出國之時是和一位同鄉的手帕交董若芬同行,她們當時去買船票的時候,二等艙的船票都賣完了,只剩下一個頭等艙票還空著,吳健雄於是向輪船公司賣票的人說,「你為什麼不把這個空的頭等艙賣給我和朋友一起住,我們在二等艙吃飯付二等艙的錢。」那人說,「這不可能。」吳健雄說,「為什麼不可能,你回去問問你的老闆。」

...........................................................................................................................................................................

那天吳健雄回家告訴父親,父親也認為這是不可能的。第二天吳健雄回去一問,那人說老闆真的同意了,於是吳健雄和董若芬便以二等艙的票價,住進「胡佛總統號」輪船的頭等艙裏,橫渡太平洋赴美念書。吳健雄說,其實她不喜歡頭等艙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在頭等艙吃飯都要盛裝就位,實在太拘束了。

吳健雄在人生境遇中的決斷處置能力,還並不僅止於在購買輪船票的這一件事情上面,她在民國二十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到達美國舊金山之後,又有一件影響她一生成就的重大決斷行動。 


1934年 中央大學畢業。

...........................................................................................................................................................................
吳健雄在舊金山是為了要探望她的一位林姓女同學,本來只準備停留一個禮拜,但是她經由當時一位中國學生會會長的介紹,由早幾個禮拜到達柏克萊,也是唸物理的的袁家騮領著參觀了柏克萊的物理實驗設備,結果竟然使她改變了原先要到密西根大學去的心意,決定留在美國西岸的這個朝氣蓬勃的科學新天地。吳健雄改變主意的另外一個原因,據她自己說,是因為聽說她要去的密西根大學有一個學生俱樂部,雖然是由男女學生共同募得經費蓋的,但是俱樂部落成之後,女學生卻不可以由正門出入,必須由側門進出,這種對女性的歧視,使吳健雄大感意外,原因是她在中國唸書的大學,不但有許多女同學,也從來沒有受過不公平的待遇,她萬萬沒有想到,美國居然還有如此歧視女性的陋習,這使得她對於美國有了完全不同的觀感。
...........................................................................................................................................................................
 

吳健雄心意既定,便由袁家騮陪同著去見了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物理系主任柏基(R.Birge)。柏基雖然被批評為是一個十分挑剔、小心眼、對於外國人、特別是對於中國人、女性和任何英文有外國腔的人,都有著很強的偏見,但是他因為看出了吳健雄不凡的物理才分,因此雖然已經開學,柏基還是特別破例接受吳健雄的申請,歡迎她進入柏克萊物理研究所就讀。

吳健雄的改變心意留在柏克萊進修,對她後來一生的科學成就有著極其關鍵的影響,可以說是一個極有眼光的抉擇,因此許多人都會稱讚她的選擇,只有和她同船由中國到美國來唸書的手帕交董若芬,由於突然變成要獨自一個人去密西根唸書,心中很不痛快,也因此和吳健雄斷絕了往日親密的交往,終生都沒有恢復。

吳健雄在柏克萊的求學生涯,確實是她後來成就傑出科學事業的一個契機。當時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大物理學家,有後來主持美國製造原子彈計劃,有「美國原子彈之父」稱號的歐本海默(R.Oppenheimer),有因為發明迴旋加速器而得到諾貝爾獎的勞倫斯(E. Lawrence),吳健雄在名義上是勞倫斯的學生,事實上他是跟隨塞格瑞(E.Segre)做實驗,塞格瑞是由義大利到美國來的一位傑出物理學家,他後來在一九五九年得到諾貝爾物理獎。

吳健雄一開始的實驗工作,是在放射性衰變方面,由於科學家在一九三八年發現了鈾原子核的分裂現象,塞格瑞和吳健雄也就立刻的投入這一方面的研究。吳健雄的實驗工作雖然是在塞格瑞的指導之下,但是許多的想法和工作都是吳健雄獨力完成的,塞格瑞死後出版的自傳評價吳健雄,認為這個他在柏克萊的頭一個學生,對工作十分狂熱,對物理幾乎到了著迷的地步,極有天份,十分聰敏並且才氣縱橫。

...........................................................................................................................................................................
吳健雄確實是一個對於工作成就十分專注執著之人,一九五一年因為發現超鈾元素而獲諾貝爾獎的希伯格(Glenn Seaborg),比吳健雄早兩年到柏克萊,也是一位實驗物理學家。希伯格曾經形容吳健雄是他所見最漂亮的女性實驗物理學家,不過他對於吳健雄當時利用加速器做實驗時,所顯現的頑強個性和決心,也是印象深刻。
 
123

 
 


電話:02-23970955 傳真:02-23215937 通訊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一段77號12F之1 電子郵件:wcsedfnd@ms21.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