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 English
 
 
 
  基金會緣起
  關於董事會
  Logo設計理念
  贊助及捐獻
  吳健雄博士
    吳健雄博士簡介
吳健雄博士小傳
吳健雄博士年表
照片集錦
得獎榮譽紀錄

 

 
吳健雄博士小傳 Part 2
 
撰稿人:江才健 先生

吳健雄科學才分出眾,加上總是穿著中國的旗袍,儀態高雅,容貌動人,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物理研究所公認的美女系花,她的人緣很好,有人稱呼她為吳小姐,有人叫她健雄,有許多和她特別親近的朋友喜歡叫她基基(Gee Gee),一般認為這是中國話「姐姐」的外國口音。柏克萊物理研究所的許多同學都愛慕她,其中也有好幾個追求者,最先引領著吳健雄參觀柏克萊物理系的袁家騮也是其一,吳健雄原本和一位美國的同學法蘭柯(S.Frankel)交往了一陣子,不過後來還是決定和同是中國血統的的袁家騮固定下來。

袁家騮是清末重臣袁世凱的孫子,他的父親袁克文是袁世凱庶出二子,早歲因作「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詩文,微言諷諫洪憲帝制而遭軟禁,加上大伯袁克文定野心很大,所以袁克文只有遠離北平,在天津、上海與文化人士往還,母親則帶著袁家騮和兩個哥哥及妹妹,在河南安陽鄉下過日子。他家中雖然衣食不愁,但確實說不上世家的富裕。


1936年 美國柏克萊大學

...........................................................................................................................................................................

袁家騮自幼一直在老家安陽唸書,十三歲才到天津南開中學求學,後又轉入英國倫敦傳教會辦的新學書院,袁家騮就在那接受了不錯的科學啟蒙教育。民國十九年袁家騮轉入燕京大學唸書,受到中國著名理論物理學家謝玉銘的教導,民國二十一年由燕京畢業,再入研究院兩年,民國二十三年得碩士學位。

畢業後,袁家騮在唐山開灤煤礦待了一年。那時的燕京大學校長,後來還做過美國駐華大使的司徒雷登,由於和袁家騮一樣喜歡無線電通訊,和袁家騮熟識,他知道加州大學柏克萊有一個獎學金,就問袁有無興趣,也因而促成袁家騮在民國二十五年赴美求學。


美國柏克萊大學。

袁家騮自幼勤奮努力,養成節儉習慣,赴美念書途中是買了一張三等艙的船票,但是身上只有四十塊美金,袁家騮在三等艙中搖晃了十六天,才由天津到了舊金山,這一段時間中三等艙的伙食都是吃腥味很重的臭魚,袁家騮吃不太下那種伙食,卻也捨不得花錢去吃一塊錢一碗的粥,因此十六天下來,足足瘦了二十磅。

袁家騮到美國念書得到的是一個國際學舍的獎學金,可以免繳學費,還管吃管住,使得他沒有後顧之憂。袁家騮由於勤勞有禮,許多事都樂於助人,東西壞了他也會動手修好,很得到他們居住的國際學舍主任的欣賞,這些事也給他的同學吳健雄留下深刻的印象。

...........................................................................................................................................................................

民國二十九年吳健雄得到柏克萊物理研究所的博士學位,她的博士論文是兩篇,一篇是探究放射性鉛因產生貝塔衰變放出電子,而激發產生出兩種型態X光的現象,一篇是研究鈾原子核分裂的產物。她的博士論文一開始便展現了她後來普遍受到讚賞的風格和特質,是精確而細緻的,而且她的這兩篇論文都發表在國際上最重要的【物理評論】期刊之上,這樣的博士研究,比起一般不過選一個無關緊要的題目,勉力寫一篇論文的博士研究,是不可以同日而語的。

吳健雄得到博士學位以後,繼續在柏克萊做了兩年博士後研究。她的實驗工作是研究鈾元素的分裂產物以及一些元素的放射性同位素。吳健雄在原子核分裂和放射性同位素方面的傑出工作,當時已經使他成為歐本海默等許多大科學家口中的「權威專家」,經常請吳健雄研討會上做一些專門的報告。
...........................................................................................................................................................................

當時有一個很出名的故事,就是有一天在柏克萊的物理學家想聽聽原子核分裂的新發展,歐本海默知道吳健雄在這方面很有認識,便請她來演講。吳健雄先講了一個小時關於原子核分裂的純物理,然後她提到連鎖反應的可能。接著她說,「現在我必須停下來,我不能再講了。」這時,吳健雄看到在聽眾席上的勞倫斯哈哈大笑,勞倫斯還回過頭看看坐在後面的歐本海默,歐本海默也笑起來,因為他們知道吳健雄的意思是指原子彈的祕密。
...........................................................................................................................................................................
 


美國柏克萊大學。

吳健雄的傑出表現,使得她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已經成為一個傳奇人物,她老師輩的大科學家對她讚賞不已,她的同學合作者也認為她前途無可限量,她的名聲甚至傳到校園和科學圈之外,當地報紙都有專文的報導,在中國國內她也有了「中國居禮夫人」的稱號,這個時候的吳健雄,已經是科學界的一顆明日之星了。

民國三十一年五月三十日,吳健雄在加州洛杉磯地區的帕沙迪納和袁家騮結婚。袁家騮是在民國二十六年由加州大學柏克萊轉到加州理工學院就讀,原因是袁家騮在柏克萊的第二年因為董事會對東方人的歧視,只能給吳健雄和袁家騮很少的助讀金,袁家騮於是向洛杉磯地區的加州理工學院提出申請,結果得到校長密立肯(R.Millikan)親自來電報給袁獎學金。

...........................................................................................................................................................................
 

袁家騮在加州理工學院很得到十分照顧中國學生的密立肯的賞識,因此他和吳健雄的婚禮,由於雙方的家長受到太平洋戰爭阻隔的影響,不能親來出席,密立肯就擔任了他們兩人的主婚人,並在自己的花園中為他們舉行結婚的晚餐宴會,吳、袁二人在美國的許多同學好友,都來出席盛會。當時也在加州理工學院求學,擔任中國同學會會長,後來在中國發展導彈衛星計畫中有最大貢獻的錢學森,還替他們的婚禮拍了一部八釐米的電影。


在加州理工大學校長密立肯家中舉行結婚儀式。

...........................................................................................................................................................................
 

吳健雄和袁家騮結婚之後,就到美國的東岸去工作,吳健雄接受了東岸史密斯女子學院的約聘,袁家騮則到東岸的RCA公司從事國防的研究工作。他們在麻州北安普頓待了一年,第二年,吳健雄進入美國東岸長春藤盟校的普林斯頓大學任教,他們也搬到普林斯頓居住。

他們在普林斯頓的生活相當的愉快,當時許多中國來的留學生也在普林斯頓,像是在國際建築界素負盛名的貝聿銘,本世紀的偉大數學家陳省身,都與他們有密切往來;另外還有經濟學方面有一流成就的方善桂,名數學家華羅庚,物理學家張文裕、胡寧,目前在美的中研院院士張捷遷,另外中國大陸著名物理學家饒毓泰,後來在台灣做過行政院長的俞國華,也都先後短期在普林斯頓停留,並和吳健雄、袁家騮往還。

 

民國三十六年二月十五日,吳健雄在普林斯頓的醫院生下一名男嬰,由於出生比預產期遲了許久,生產過程拖延甚長,結果剖腹生產流血很多,他們給兒子取名袁緯承,英文名叫Vincent。那時在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大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有一天因為到醫院去看他的妹妹,也順道探望了吳健雄。吳健雄和愛因斯坦並沒有交誼,但是大物理學家鮑利(W. Pauli)和著名空氣動力學權威馮卡門(T.Von Karman)二人,則是他們家的座上常客。鮑利是歐洲數一數二的理論物理學家,馮卡門則是加州理工學院空氣動力學方面的權威教授,後來主持中國發展導彈衛星計畫的錢學森,就是馮卡門的得意門生之一。

民國三十三年三月,吳健雄進入在紐約市的哥倫比亞大學進行戰時研究的部門,擔任資深科學家,她雖然不是美國的公民,但是由於在鈾原子核分裂方面有權威的知識,於是在勞倫斯的推薦之下,得以進入美國最機密的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工作。吳健雄在哥倫比亞大學參與的工作,是濃縮鈾的製程,她的主要工作是發展十分敏銳的加迦瑪射線探測器。

...........................................................................................................................................................................

民國三十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大物理學家費米在華盛頓州建立的反應器如期開始運作,原子核連鎖反應開頭進行得很好,但是幾個小時便停止了。主其事的費米和惠勒(J. Wheeler)觀察到這個反應在停止之後幾個鐘頭又會自動的恢復,是與時間相關的一種變化,於是懷疑是反應中的某種產物,會吸收大部份中子而造成反應停止。由於吳健雄在柏克萊時代曾經做過一項實驗,就是研究這一方面中子的吸收作用,於是費米便找人去向吳健雄要那一篇論文,由於有了吳健雄的這一篇論文的數據,解決了核反應中子吸收的問題,才使得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順利的發展,得以於民國三十四年七月十六日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中試爆成功。

二戰結束以後,吳健雄開始她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科學研究工作。她一開始是做貝塔衰變方面的工作,由一九四五年起到一九五零年左右,吳健雄在貝塔衰變這個領域中,連續的做出好幾個世界一流的工作,解決了當時科學界許多懸而未決的紛爭,使得她在物理科學貝塔衰變的這個繁複困難領域中,享有了實驗精準的權威地位。如果在二十世紀的五十年代左右,有人要問在當時的物理科學界,誰是貝塔衰變這個領域的權威專家,毫無疑問的吳健雄將是列名其中的翹楚。

吳健雄雖然實驗工作做得既精準又漂亮,但是在因為是一個女性,在以男性為主的物理科學世界中,難免有一些性別的壓力,也影響到她在哥倫比亞大學物理系的教席升遷方面。他從一九四四年進入哥倫比亞大學,雖然科學工作表現得極為傑出,但是一直到一九五二年在好幾位系內同僚的力爭下,才被升為副教授。當時在哥倫比亞大學物理系的好幾位大物理學家,像是一九五五年得到諾貝爾物理獎的蘭姆(W.Lamb)和一九六四年得到能諾貝爾獎的湯斯(C.Townes),都曾經為吳健雄受到的不平待遇叫屈。

 
1‧2‧3
 

 

電話:02-23970955 傳真:02-23215937 通訊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一段77號12F之1 電子郵件:wcsedfnd@ms21.hinet.net